地铁里遇到洋垃圾...

img-91dd90d76324d1b7f391f8deb95cdf2f.jpg
前几天一位读者在后台找我,说她很不开心。

我:为什么?

她:坐地铁和一外国老汉磕碰了一下,就用英语吵起来,又不能完全听懂他,也不好意思说你讲慢点。

我:为什么不开心?

她:本来大好周六,就这么被毁了。
我:不是很小一件事吗?
她:我知道,但平时上班很累,好不容易放假想出去玩,彻底放松下,却碰上这事。
我:那你周六被毁了吗?
她:嗯,一整天都在想这个事,既没玩好也没休息好。
我:你自己也说了,周六被毁的原因是你“一整天都在想这个事。”
她:能不想吗,遇上这档子事。
我:当然能,而且只要你顺其自然,坏情绪可能一小时就散了。
她:那不是还会有坏情绪嘛!
我:当然,毕竟你倒霉了,人一倒霉自然会不开心,但你不开心时只需对自己说,「嗯,接下来一个小时我估计都会因此而不开心,不过我认了,反正会过去的」,那坏情绪也顶多毁你周六下午一个小时,但如果你揪着这一小时不放,边摇头边想「不行不行,周六就一定要完美无缺,一点不开心都不能有」,被毁掉的将是整个周六甚至周末。
她:我懂了,谢谢,您怎么就能如此豁达!
其实,我也曾经很不豁达。
2016年我开始在网上写作,然后突然就火了,接着突然有很多人喜欢我,可突然之间,谩骂和诽谤也随之而来。
看着那些骂我的留言,我一边告诉自己不要与傻逼论短长,一边却会忍不住骂回去,有时甚至气得睡不着。
我生气的原因倒不是有人骂我,我在气我自己,没有对那些辱我的留言泰然处之。
我从小熟读佛经,自认已看破红尘,宠辱不惊,但事实却是这么一丁点小辱都令我大惊。
这让我对自己大失所望。
后来我渐渐悟出,可能是我对佛的境界理解有所偏差。
我是人不是神,有人辱我,我自然会生气,但如此小辱,只要我不纠结,愤怒持续片刻就会自行散去,但我偏要以超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宠辱不惊,于是才会自己与自己瞎纠结半天。
顿悟之后,我不再把自己当作超人或神,再看见污言秽语,我依然会不高兴,但我不再纠结于这份不高兴,而是告诉自己,不高兴甚至愤怒都再正常不过,只要不纠结,戾气很快就会烟消云散。
有趣的是,自从我有了这份心态后,每次不高兴的时间反而越来越短。
现在再看到辱我的留言,我顶多冷笑一声,坏情绪也绝不会逗留超过一秒。
但我也明白,即便我心态再好,这一秒的坏情绪还是免不了,但只要我接受事实,一秒钟就只能是一秒钟。
我想,若两千年前有人当面辱骂释伽牟尼,释伽牟尼心中亦不可能毫无波澜,因为他毕竟也是血肉之躯,他能做的也只是任心中波澜荡漾几下后自己恢复平静。
但这就足矣,我们不可能消除心魔,我们唯有学会与心魔和解共存。
有位歌手曾讲过,演唱会就是一个遗憾接着另一个遗憾,因为演唱会都是现场表演,不像录音棚里做音乐能NG重来,所以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不完美,但每次忘词、纽扣松了、踩错步点,她都不会纠结,继续表演就ok。
如果哪位歌手执着于完美,非要停下来对观众说,刚才唱错了,再来一遍哦,那只会搞砸整场Live。
人生就是一场几十年的演唱会,也是一个不完美接着另一个不完美。
每个人都会在生命某个时段迎头碰上堵车、丢手机、失业、失恋、婚变、疾病、亲人离世等等不完美。
当轮到自己倒霉,我们唯有接受所有无法改变的事实,顺便接受随之而来的愤怒、失望、悲伤、恐惧,并告诉自己:“我碰上事儿了,接下来一段时间我的心情会因此而糟糕透顶,但没关系,过去就好了~”
正如身上出现一个小小伤口,聪明人都知道最好办法就是不去管它,任它自己愈合,但我身边太多人都执念于这小小伤口带来的不完美,一遍又一遍将伤疤揭开,希望能尽快抹掉这个不完美,结果只会适得其反。
老子说过,上善若水,作为世间至柔,水能做到海纳百川,以柔克刚。
但水亦不完美,当一颗石子投入湖面,肯定也会激起波澜,不过水不会纠结于这小小波澜带来的不完美,只会任石子慢慢沉底,再待一切归于风平浪静。
今天早上我穿着全新订做的西装上班,路上却被一辆共享单车划破了裤子,这让我顿时变得情绪低落,但我立刻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,让裁缝重新弄一下就好,但我知道即使没什么大不了,这一路上我心情依然不会好,果不其然,路上这10分钟我嘴里一直都骂骂咧咧,但我并未纠结于这份坏情绪,因为我是人不是神,我接受了裤子被划这个不完美的事实,顺便一并接受了自己一路上的骂骂咧咧,然后提醒自己这些很快就会过去,到公司后我渐渐投入到工作之中,也渐渐忘了这件事,直到午饭时同事指着我裤子上那个洞问我我才想起,然后哈哈一笑置之。
发表评论 / Comment

用心评论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