叔本华: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

 叔本华是德国著名哲学家,唯意志主义的创始人。在人生观上,受印度教和佛教思想的影响,持悲观主义的观点,主张忘我。

       叔本华的经历比尼采要“稍微好些”,他出生在一个经商世家,母亲是个文艺才女,格林兄弟、歌德等名人都曾是她的座上宾。母亲写过很多畅销的浪漫爱情小说,据说叔本华在写《论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》时,他的母亲说这本书印出来后肯定会滞销,只能堆放在破烂收藏室里。叔本华则说:“在破烂收藏室里也找不到一部你写的那些书时,仍然会有人读这部著作。”

       历史证明,他们母子都是预言家,现在叔本华母亲的书已基本绝迹,而当时叔本华的著作真的进了破烂仓库。他在29岁出版的代表作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》又成了滞销书,叔本华在《序言》里,既带自嘲又有几分苦涩地劝慰那些花钱的买书人,读不懂没关系,起码这本书“可以填补他的图书室里空着的角落,书既装订整洁,放在那儿总还相当漂亮。要不然,他还有博学的女朋友,也可把此书送到她的梳妆台或茶桌上去。”这跟另一个滞销书作家尼采何其相像!

教育家叔本华

       叔本华不仅在出版界遭遇惨淡,在教育界、哲学界也接连败北。在叔本华的眼里,柏拉图和康德的哲学都是不完善的,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》的第三篇指出柏拉图的“理念”及康德的“自在之物”都是对“意志”不正确的表达,他在柏林大学听课时,对费希特等人感到失望,认为他们不过是重复前人的错误而已。

       1820年,叔本华成为柏林大学的讲师,那时柏林大学最有名望的是黑格尔。叔本华却说他是一个“只有哗啦哗啦的词语,却没半点思想的江湖骗子”,为了对抗这个“骗子”,他把自己的课跟黑格尔安排在同一时间,结果因没有学生来听课而惨败。1859年,当叔本华已经举世闻名的时候,他在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》第二版序言里仍耿耿于怀的说:“我不断看到那些虚伪的、恶劣的东西,还有荒唐的,以及无意义的东西反而普遍地被赞赏,被崇拜。

叔本华与黑格尔

       1840年哥本哈根丹麦皇家科学院发布有奖征文,题目是为什么哲学家们对道德学的基本原则意见不一,却在关于道德的结论和义务上殊途同归?叔本华在投稿中却写了许多对康德道德学基础的批判,结果自然是没有获奖。而他也不忘在文章的开头赠予丹麦皇家科学院一句话——“道德,鼓吹易,证明难。”

       晚年的叔本华定居在法兰克福,他似乎已经知道自己被时代遗弃了,过着深入简出的生活。除了阅读、思考、写作、带着卷毛狗散步,以及偶尔在饭店里跟人高谈阔论之外,基本没什么大事,日子过得很平淡。

       1851年,叔本华出版了最后封笔作《附录和补遗》,他说:“随着这一部著作的完成,我在这一世上的使命也终于完成了。”我们现在所熟悉的《人生智慧》《美学随笔》之类的译稿就出自这本书。《附录和补遗》比叔本华的其它哲学著作更为通俗易懂,就好比建立在地基之上富丽堂皇的大厦,很快就为他赢得了众多读者,也让他在晚年的时候声名鹊起。

       叔本华也在宠辱不惊的心态下,度过了最后的十年,他还把大笔遗产留给了1848年革命中死伤的士兵及家属——他要比尼采幸运得多。

       尼采说自己曾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的哲学家,使自己能够脱离时代的局限,教导自己要简朴和诚实。可是在当时的德国充斥着各种庸俗的、喜欢“装样子”的学者,就连康德也还“眷恋着大学,屈服于政府,表面上有着宗教信仰,忍受着同事和学生。”只有叔本华是一个例外。

       真正的哲学家不仅要提出理论,而且还要践行自己的理论,“争取不受国家和社会的左右”,言行一致。康德的道德学为众人仰望,可我们从来不知道康德这个人有什么值得称颂的道德事迹。尼采认为道德学家要为自己的道德学做出榜样,“而不仅仅是通过言传,甚至仅仅通过写作。”

       叔本华绝不会去做样子,他坦率而诚实,他的作品能没有学究气,读后能感到喜悦和振奋人心,而且叔本华具有抗拒世俗、坚韧不拔的性格。

       人生是一副壮丽的画作,许多哲学家只去琢磨画布和颜料,唯有叔本华要真正的去理解这幅画的内涵——“这正是叔本华的伟大之处:他追随着生活的总体图画。”叔本华告诉我们,人的幸福无非归为三个原因:第一是人格,即人是什么?包括健康、力量、智慧、道德、理智和修养等;第二是人有什么?指财富、权力、地位等;第三是他人是怎么评价我的?包括名声、荣誉等。

       对于每个人来说,真正的幸福来自人格,来自于你能不能做自己;而金钱、权力和名声都不过是身外之物,有时候这些东西还会导致你无法做自己。人格乃是人生的总目标,可是有些世俗者却总是向你宣传“应当”,他们告诉你国家、上帝、君父是人类最高的总目标,服务于他们乃是你的天职之所在——只有诚实的叔本华敢于挑战这种世俗,捍卫个性,也正因此,他才被时代的文化、舆论和公众所遗弃。

       作家有三种类型,有些就像流星,显赫一时,非常耀眼,但很快就永远地消逝了,例如叔本华的母亲这类迎合世俗的畅销书作家;有些则像行星,他们借助别人的思想、材料来生产自己的产品,例如历史小说脱胎于史籍却抹黑和颠覆历史,严复翻译赫胥黎,却意译出表达自己思想的《天演论》。人们的见识正好可以读懂这些反光而不耀眼的行星,感觉到它们的亲切,却忘记了它们发亮仅仅是因为紧挨着恒星罢了。

       恒星总是刺眼的,就像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》让人两眼发懵一样,人们都不愿意直视它。因此,像叔本华和尼采这种出类拔萃者,是很难在自己的时代中得到荣誉的。

       尼采说:“我们飞翔得越高,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”。因此,出类拔萃的坏处是容易招人的嫉妒。嫉妒者出于对某种优点的匮乏,拒不承认他人的优点,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缺憾。为了避免受到善妒小人的暗算,你需要继续飞得更高,直到飞出他们暗箭的射程之外。叔本华和尼采坚持做自己而不迎合世俗,在生前备受冷落。可是当岁月流逝,时代变迁之后,他们就离开了后代人的暗箭射程范围,人们就只能仰望他们了。

       对叔本华来说,他珍视的是自己的哲学,而不是自己的时代,这是必要的。尼采说:“因为统治这一时代的不是活生生的人,而是被公众舆论控制着头脑的貌似的人。”如果迎合时代跟做你自己发生了矛盾,你要如何做出取舍呢?

叔本华名言:

1/11      要么庸俗,要么孤独

2/11    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能成为自己。谁要是不爱独处,那他就不爱自由,因为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是真正自由的。

3/11      生命是一团欲望,欲望不满足则痛苦,满足便无聊。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。生活中值得嫉妒的人寥若晨星,但命运悲惨的人比比皆是。

4/11       我们不应为某件事情过分高兴或者悲伤,原因之一就是一切事物都在改变,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对于何为有利,何为不利的判断是虚幻的。因此,几乎每个人都曾经一度为某件事情悲伤不已,但最后却被证明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又或者,我们曾经为之兴高采烈的事情,却变成了我们极度痛苦的根源。

5/11       即便是最渺小的存在,也胜过那最伟大的虚空。

6/11       人存一定的忧愁、痛苦或烦恼,对每个人都是时时必须的。一艘船如果没有压舱物,便不会稳定,不能朝着目的地一直前进。

7/11       学会在人群中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孤独,不要有什么想法就立马告诉别人。另外,对别人所说的话千万不要太过当真。不能对别人有太多的期待,无论在道德上抑或在思想上。对于别人的看法,应锻炼出一副淡漠、无动于衷的态度,因为这是培养值得称道的宽容的一个最切实可行的手段。

8/11      只要条件许可,机会成熟,人人都是想作恶的。

9/11      财富就像海水,饮得越多,渴得越厉害;名望实际上也是如此。

10/11     朋友都说自己是真诚的,其实,敌人才是真诚的。所以,我们应该把敌人的抨击、指责作为苦口良药,以此更多地了解自己。患难之交真的那么稀有吗?恰恰相反,我们一旦和某人交上了朋友,他就开始患难了,就向我们借钱了。

11/11      衡量一个人是否幸福,不应该看他拥有多少高兴的事,而应该看他是否正为一些小事烦恼着。只有幸福的人,才会把无关痛痒的小事挂在心上。那些经历着大灾难的人是无暇顾及这些小事的。

发表评论 / Comment

用心评论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