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类讨厌是讨厌了点,但这吃的做的倒是真不错,”

“人类讨厌是讨厌了点,但这吃的做的倒是真不错,”小妖一边撕开巧克力的包装纸,一边感叹道,“真希望每天都过这个什么...万圣节?”

 

小妖撇嘴,作为妖界出了名的泼皮,他不屑于记住人类节日乃至人类的名字,除非...

 

“除非太好吃了,”小妖暗想道,“例如春节、元宵节、端午节、中秋节、冬至、感恩节、圣诞节...”

 

小妖傻笑两声,随手把包装纸扔到一边,抬脚踢了踢面前的门:“不给糖,就捣蛋!”

 

女孩开了门,一脸茫然。

 

小妖伸出手:“糖。”

 

“啊,你就是新派来的编辑?”女孩涨红了脸,手忙脚乱,“你竟然真的上门催稿了?可是我...哎呀...那个...能不能再缓两天?”

 

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一句甚至如同蚊鸣。

 

“求你了。”

 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说那么多废话,听都听不懂!”小妖皱了皱眉,不耐烦道,“有多少给多少。”

 

女孩缩了缩脖子,回屋拿了一小沓稿子,格外珍重地交到小妖手里。

 

小妖接过,从头翻到尾:“糖呢?”

 

女孩唯唯诺诺:“这就是...”

 

“你耍我?”小妖把稿子团成一团,刚开口吼了一半,就只见女孩抽泣着,眼泪都落到了前襟。他一下慌了神,想上前安慰却碍于为妖的面子,只得跺了跺脚,落荒而逃。

 

小妖漫无目的地走着,心里像压了块石头。他想到手中仍攥着的被团成球的纸和女孩之前珍重的样子,只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。

 

他在路灯下站停,将纸球展开铺平,艰难地分辨着那几张纸上的小字。

 

十几分钟后,小妖更郁闷了:“这故事里公主怎么就死了呢?”

 

这一晚,小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,满脑子都是女孩写的故事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带了一盒巧克力,敲开了女孩家的门。

 

那天之后,小妖每逢过节都要去女孩家蹭饭。作为女孩新的忠实读者,他人生中第一次记住那么多人类才会提到的词汇,只是他仍不理解,为什么圆满结局的故事要被称为“糖”。

 

明明巧克力、花生酥这种才算嘛。

 

女孩是个不入流的作家,由于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并不太擅长写作的她,只能选择做这样的工作养活自己。被编辑骂是常态,女孩的父亲嗜赌,欠了高利贷,她赚得不多,但勉强帮忙还债后还能租得起房,离家远了,总算也能逃脱那些讨债人的追骂。

 

只是家中最近多了口吃饭的人,女孩不得不勒紧裤腰过活。

 

女孩不知道小妖是妖,但知道了他不是编辑,毕竟没有编辑会那么迷她的故事,或者...对她那么好。最开始,她总嫌一年中的节日太多,后来,她却开始数着日子划日历。

 

小妖看出了女孩囊中羞涩,一次来时,扔下了一袋金子。女孩吓了一跳,但百般推脱也拗不过小妖,只好将其藏在床底,却从不曾花一分一毫。

 

又是一年万圣节,女孩准备好一袋子糖果,打开门时,看到的却是讨债公司的人。

 

床铺被掀开,抽屉里的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,最终,男人打开了装着金子的铁盒,他恶向胆边生,掏出匕首,走向同伴身边无助站着的女孩。

 

门咚咚响了两声,有人推门进来,笑嘻嘻道:“不给糖,就捣蛋。”

 

男人愣了下。

 

小妖也愣了下。

 

接着,男人迎面挨了这辈子最重的一脚。

 

女孩离开医院时,已是深夜,她受伤不重,只是被打了耳光,脸上有点伤痕。快到家门口,她便看见小妖蹲在那里,显然是等了她很久。

 

“我不知道会这样...我以为有了这个钱,你就会快乐一点...疼吗?”小妖站起身,踉跄了一下,语无伦次,他想伸出手,却又小心翼翼地收回,“我是...”

 

“我不在乎。”女孩认真地盯着小妖的眸子,鼻尖点上了小妖的鼻尖。

 

小妖脑海一片空白,他感知着唇上的触觉,莫名只剩下了一个想法。

 

“怪不得叫糖,”小妖满脸通红地想到,“什么花生酥、巧克力,根本比不了。”

 

“真他妈的甜啊。”
发表评论 / Comment

用心评论~